摇滚回望

img1468848526176.jpg

晚上10:30睡不着打开电脑,翻出比马龙博客想编辑些文章,看到以前写“黑豹乐队”一文没完,所以决定今天完结他。

嗯,整理下思绪。98年我在机械动力工厂做售后服务工作,经常出差在外,与同事们驻扎在黑龙江齐齐哈尔某农机公司。20岁毛头小伙一枚,没有忧愁烦恼,热爱音乐,经常去报摊买些音乐明星杂志,绚丽多彩的画面看得非常过瘾。

当时磁带随身听相当流行,淘了许多盗版磁带,有许多著名音乐人崔健臧天朔周晓鸥汪峰窦唯黄家驹,黑豹乐队指南针零点唐朝山鹰Beyond等太多,还有其他非摇滚歌手如田震姜育恒张宇任贤齐腾格尔白雪张雨生车继铃童安格齐秦齐豫......试听感觉就是好,买呗。腰间别着随身听卡带机,几乎能包住耳朵的耳机夹在脑门上,轻轻安下启动键,激情澎湃的旋律骤然回荡,闭上双眼跟上节奏仿佛自己就是明星。

       歌曲天天在耳畔响起所以模仿免不了。傍晚澡堂,洗衣间理所当然经常飘荡出我高亢却美妙之音,手里一边用力揉搓衣裤嘴里却不闲着。洗漱间十五平米左右,出门就是二十米开外的过道,两边分布着一间间客房。很奇怪那种环境下产生的回音相当“棒”。窦唯的《无地自容》堪称经典我没法唱好,《dont break my heart》《别去糟蹋》曲风不紧不慢比较适合我。旁若无人仿佛窦唯附体,回音渐入耳底,那感觉“浑厚”充满自信。“不要停,继续保持”,有合作单位同事经常说。没有伴奏,纯属清唱,自我陶醉!

       以下转摘些豆瓣文章,便于让人进入那年的摇滚状态。原址:https://www.douban.com/note/157420261

       如果窦唯没有娶王菲,如果何勇没有问候李素丽,如果张楚没有和伊沙绝交,现在会怎样?今天,“蝴蝶效应”的故事连小学生都会讲,复杂数学和“系统论”告诉我们:只要初始状态发生轻微的变化,结果将天差地别。面对“社会”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系统”,简单的线性逻辑推理是无能为力的。
不管怎么说吧,如果窦唯没有娶王天后,也许他不会成仙;如果何勇没有问候李劳模,也许他不会发疯;如果张楚没有和伊诗人绝交,也许他不会死掉。王天后、李劳模、伊诗人就是“魔岩三杰”命中的劫数。我们生活在一个数字化、符号化的时代,王天后、李劳模、伊诗人如果把他们符号化的话,王天后可以隐喻为“商业”,李劳模可以隐喻为“政治”,伊诗人可以隐喻为“文化”,如果把“王天后”、“李劳模”、“伊诗人”这三个变量组成一个“系统”的话,我们可以把这个系统取名叫——“中国”。
同理,如果我们把“魔岩三杰”符号化,则窦唯可以隐喻为“病人”,何勇可以隐喻为“痞子”,张楚可以隐喻为“盲流”,一个有趣的想象出现了——窦唯PK王天后,何勇PK李劳模,张楚PK伊诗人=“病人”PK“商业”, “痞子” PK“政治”, “盲流” PK“文化”。 PK的结果是后者吃掉前者,前者成为后者的定语——“病态的商业”、“痞子的政治”、“盲流的文化”。 如果把“病态的商业”、“痞子的政治”、“盲流的文化”看作是三种化学物质进行化学实验,化学反应产生的新物质,英文缩写叫——“GDP”。
以上说法纯属搞笑,与本文主题略有关联,感觉作者思维蛮有散发性的。

互联网时代更易追星,消息资讯渠道多丰富啊,重温一下“窦唯”时代。百科地址: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N_LbKNZBguZ4Whiwe0GA03igmMzKNV3-nIT8mqZqxbsDqTvT0Ti95_rwoEIOgub5rXfa6ienlKjAidlbfP9x5q

年轻时的窦唯.png

      来个总结吧,崔健的风格气势硬朗节奏感强烈,喜欢但唱不来臧天朔声音浑厚大气,K歌常选周晓鸥原属零点,几乎曲曲都经典,易模仿。汪峰,最早是鲍家街43号主唱,听完《小鸟》一歌我就知道以后会常关注Beyond乐队黄家驹,经典永流传,就连首富李嘉诚也会改版《光辉岁月》为汕大校歌,足见其影响力。指南针乐队刘峥嵘(主唱),个人喜欢《无法逃脱》《幺妹》等一些歌。唐朝乐队的《梦回唐朝》首当其冲也是成名之作,后有《太阳》《月梦》等都比较容易上口,附原唐朝老五的官网:http://www.tangchaolaowu.co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imalong.com/?post=9

相关推荐


既然没有吐槽,那就赶紧抢沙发吧!